群众打假自主揭发平台

万马军中一哑兵(4)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一九三五年八月,政治保卫大队经由黑水芦花一线向毛儿盖进军,这里是攻打松潘和北出甘南的必经之地。部队快到毛儿盖时,突然与一小股国民党搜索部队遭遇。敌人有三十多个,稀稀拉拉走成一线。尖刀班发现敌人立即先敌开火,紧接着二连全连压了上来,敌人乱作一团四散逃跑,有两个敌兵正好跑到了炊事班跟前,老班长王振尚大喝一声,站住,缴枪不杀!


其中一个敌兵举起枪就要朝王班长开枪。这时,哑巴飞快地冲上去,怒瞪双眼嘴里嗷嗷叫着,抡起斧头使劲向敌兵砍去,吓得那小子赶忙用步枪横着一挡。只听咔嚓一声,敌兵手中的步枪断成两截,顺势跪倒在地,举手投降。哑巴抽出腰间绳子,像包粽子一样把敌兵捆了个结实。


王班长跑到哑巴跟前,激动地握着他的手,比划着说:“好样的!今天要不是你动作快,我这一百多斤就躺在这里了。”哑巴的英勇、果敢,受到了全队指战员的赞扬,人人见到哑巴都做抡砍的动作,然后朝他竖起大拇指。哑巴这时便谦虚地摇摇头,摆摆手,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那样子十分好笑,也十分可爱。


红军到达吴起镇后,政治保卫大队还按照总部的命令,配合当地红军游击队沿长征来的路搜救掉队的伤病员,尽最大的努力拯救他们的生命,保存红军的力量。谢兴凯和哑巴率一个排的战士带着担架出发了,他们从群众家里、树林中、荒山坡上,沿途寻找到两百多伤病员,护送他们到了苏区。哑巴一路上背伤员、抬担架,不怕苦和累,圆满完成了任务。


春季,随着八路军在平型关首战大捷,抗日战争在全国掀起了高潮,延安成为全国抗战的政治领导中心,日寇开始不断地轰炸延安,加之于蒋介石背信弃义,停止发放八路军的给养和军饷,并且对延安实行了严密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全党全军开展生产自救。提出了“不饿死、不解散,自己动手解决穿衣、吃饭问题”,不给老百姓增加负担。


八路军除了前线作战部队以外,上自中央主席,下至普通战士,所有的人都毫无例外地进行开荒屯田,种粮种菜、纺线纺纱、烧窑烧炭、喂鸡养猪,自行解决所有生活之必需。寒冷的陕北,已经暖意融融了。延安附近所有山坡、山沟的荒地都插满了划分耕种的标志,陕北的黄土地被延安军民用各种农具开垦、梳理着,沟背、河滩处处都利用起来了,见缝插针地点瓜种豆。


哑巴到陕北后工作干得更起劲了,除了行军时背行军锅外,还负责挑水、烧火、喂马等工作。不管哪个部门,杂七杂八的事他都抢着干。部队参加打井、修路、种地、挖窑,哑巴都跑在最前头。国民党断绝了对八路军的弹药供应,战场缴获又非常困难,于是兵工厂又承担了生产子弹的任务,月生产量超过了十一万发,急需大量的旧子弹壳。哑巴负责收集部队里的废子弹壳,将它们送到军工局,再由兵工厂装上子弹头,被称为复装子弹。


哑巴腿脚麻利,人又勤快,一天到晚都没见他闲过。不久,延安的兵工厂自己研制生产了我军第一支步枪,枪身比三八大盖稍短一点,样式好看,而且射击精度很好。很快谢兴凯带着哑巴和三个战士去兵工厂拉回了第一批为中央警备团配装的步枪,警备团的战士们都非常高兴,有了好的武器,部队增强了战斗力,消灭敌人的劲头更足了。


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延安钟鼓楼西操场召开大会。成立了中央军委警卫营,谢兴凯同志成了警卫营里的后勤主力。他除了制定、组织警卫营的生产计划外,还要替总部领导安排个人的开荒。


一天,谢兴凯来到枣园侯家沟,给毛主席送灯油,毛主席交代他说:“老谢,给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划出一块地,我要亲自动手,不许你们代耕代种。”毛主席说着,右手向外使劲一挥,就定下了这个原则。尽管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每天要处理大量的事务,但总要抽出一点时间去自己的那块菜地,毛主席的地里种上了辣椒,朱总司令种的是红薯。


警卫战士们担心毛主席劳累成疾,想去帮忙,但又怕犯规,惹毛主席生气。警卫班班长翟白元就找到谢兴凯,请老谢去劝劝毛主席。老谢也深知毛主席的脾气,不敢贸然进言,突然老谢灵机一动说:有办法了。


第二天,警卫营炊事班的哑巴,出现在毛主席的菜地里,哑巴头戴草帽,肩膀上搭一条白毛巾,手里握着一把锄头,躬着腰,一步一锄,一会儿就把毛主席的菜地整理得干干净净,整齐利落,待毛主席走出办公室来到菜地一看:我的地被人精心锄过了,土质松软,杂草全无。谁干的?毛主席立刻责问身边的警卫战士:“我说过,不要你们帮我打理菜地,为什么不听?”警卫战士急忙否认,毛主席脸部呈现出深深的疑虑。


一连几天,哑巴都在毛主席的菜地里忙活:松土、做窝、浇水、施肥,一株株辣椒苗长势良好。后来毛主席突然出现,当场逮住了哑巴。“啊,原来是哑巴同志。”毛主席上前一把夺去哑巴的锄头说:“快歇歇吧,谁让你来的?”不管毛主席说什么,做什么手势,哑巴望着主席发出啊啊的声音,只是憨憨地笑,这下弄得毛主席没了脾气。用哑巴这一招确实高,既能达到目的,又不会被“出卖”。最后毛主席接受了哑巴的热心帮助。


打这以后,谢兴凯在为总部首长工作服务的过程中,经常打哑巴这张牌,别人不敢做的事,哑巴敢做。因为无论哪个首长都不会责怪哑巴,更不会冲他发脾气。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哑巴为毛主席打过窑洞,为总部首长担水,与朱德总司令一起在延安新市场街上拾粪积肥,确实让警卫营的干部战士惊诧万分又佩服不已。


一九三八年九月,中央军委警卫营出动一百多人在杨家岭为毛主席和军委总部机关集中打了二十多孔窑洞。那一次,因为哑巴右大腿负伤,没有让他参加打窑洞的劳动。当着很多战士的面,他还发了脾气,闹了不小的情绪,会餐时赌气连猪肉都不吃。以后谢兴凯在枣园打窑洞布置任务时,提醒带队的干部:“千万记住把哑巴带上,否则这家伙又搅得营里不得安生。”


哑巴只要看到部队有任务就积极请战,闹着要参加,而谢兴凯也很愿意让哑巴参加这样的劳动,因为他不但脱坯、抹灰样样精通,而且干起活来不惜力,实打实地不耍滑。哑巴还参加了修建王家坪军委大礼堂和延安飞机场的工程。


一天清晨,太阳升起来了,枣园的树木正在吐芽,陕北高原的春天还有些寒气袭人。哑巴光着脚挑水经过一条公路时,突然一辆黑色小轿车在他身旁停下,车里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哑巴定睛一看,是朱德总司令,哑巴不知道朱总司令的姓名,但他知道他是八路军的大首长。


哑巴把水桶一放,跑了过去,朱德总司令紧握他的双手,一面说:“你辛苦了!”一面朝他竖起大拇指,但朱总司令又马上死死盯住哑巴那双没穿鞋子的光脚,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向警卫吼道:“把他们的营长叫来!”


营长伍德安和教导员淳杰气喘吁吁地跑到朱德面前,用标准的军姿敬礼:“首长好,有什么指示?”


朱德严肃地责问:“你这营长干什么吃的?”


伍德安看着朱德满脸阴云密布,感到气氛不对,一下子就蒙了,看到哑巴在旁边站着,就以为哑巴闯了祸,就报告说:“这是我们营的哑巴,他又聋又哑,不懂规矩,做错了什么事,请首长批评指示!”


不料,朱德不仅没有消气,反而愤怒地训斥道:“你才不懂规矩呢,你这个营长到底是怎么当的?你就是这么爱护战士的吗?”这下伍德安完全傻了,弄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只好立正站在那儿,等着朱德训斥。


这时,朱德的卫士长齐明臣在一边使了个眼色,朝哑巴的脚上努了努嘴,正在察言观色的伍德安一看立刻恍然大悟。立即对朱德说:“首长,我们马上给哑巴发新鞋。”朱德说:“早干啥子去了嘛,赶紧去,要是下次我再看见哑巴光着脚担水,你这个营长就不要当了!”


“是!”伍德安敬个礼,转身大步流星地跑了。


这时,朱德从哑巴脖子上拿过那条又黑又破的毛巾,给哑巴擦额头上的汗,这一举动,在场的人都没想到。上车之前,朱德又拍了拍哑巴的肩膀,伸出大拇指。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日军飞机对延安城进行了第一次轰炸。那天是个星期日,延安这个偏僻小城也热闹起来,街上行人众多。上午八时四十分,防空部队接到情报,日军飞机可能会来偷袭,防空队经过改装支架和瞄准器的六挺苏式马克沁重机枪已在中央机关驻地布控完毕,部队都已作好战斗准备。针对日军飞机的轰炸,延安早有防空部署,但那时没有雷达设备,宝塔山上设立了防空警报岗,全靠人眼望,监视天空,所以一旦警报钟声敲响,敌机也已经飞到头顶了。


时近中午,天空由远而近地响起了敌机的轰鸣声,中央军委警卫营的指战员都进行了隐蔽。只见六架日军飞机投下炸弹,炸弹的爆炸声震荡着每个窑洞。山坡上、沟渠里,在强大的轰隆声中腾起了十几米高的尘烟。延安城四处起火,店铺倒塌,血肉横飞。


这时,哑巴正在满头大汗地挑着满桶水往山坡上艰难地行走,大家拼命喊,哑巴听不见,依然走着。敌机冲着哑巴飞去,连长杨连旺急得实在忍不住了,跳出隐蔽地点,朝哑巴做了飞机飞翔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天空。哑巴抬头一看,放下水桶,迅速跑到附近的洞穴边,敌机炸弹紧跟着落了下来,在他们身边炸响,哑巴和杨连长都倒在血泊中,敌机被防空队猛烈的火力赶走了。


当哑巴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右大腿鲜血直流。他想到杨连长,猛地爬起来,不顾伤痛一瘸一拐地朝他扑过去。杨连旺静静地躺在地上,已经血肉模糊地牺牲了。哑巴抱着他大声“嗷嗷”地叫着,泪流满面。很长时间哑巴不许其他人靠近,谁靠近他就跟谁急。哑巴盯着敌机飞走的方向,放下杨连旺,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愤怒地向敌机逃跑的方向扔出去。


在这次敌机轰炸中,哑巴的右大腿被炸伤,缝了二三十针,并且留下了永久的伤痕,哑巴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情绪都不稳定,不与人“对话”只是闷头干活。



举报 | 1楼 回复